頂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章井九說故事

第一百章井九說故事

全球諸天時代   重生之先聲奪人   我真的不無敵   大國智能制造   钚龍領域   奶爸紅包多   一本萬歷   大國戰隼   科技壟斷巨頭   美漫之最終執行官   從背包到晶壁系   韓娛之崛起   筆趣閣

    如雷聲般的鐘鳴,穿過茅草屋、穿過道殿、穿過大戶人家、穿過江上的小舟,穿過海上的寶船、穿過雪山,無遠弗屆。

    所有人都聽到了這記鐘聲。

    海那邊正在回家的巨人,回首望向朝天大陸的方向,唇角微咧,露出極憨厚而開心的笑容。

    顧清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寶船的后方,望向鐘聲起處,眼眶微濕。

    雪原深處那座孤單的冰峰里,崖壁仿佛琉璃一般,一個極其矮小的身影出現在那處,盯著南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把那座冰峰與青山之間畫一道線,白城的那間小廟剛好就在線上,也就意味著雪國女王看著青山的時候,隨時可能看到那座小廟。于是,禪子沒有坐在蓮花座、而是趴在香案下面玩細小木棍,便變得很好理解。

    “還是不理解,今天真人飛升,為何您不去青山。”何霑蹲在地上說道。

    禪子說道:“飛升會飛到最高的地方,無論你在哪里都能看到,何必專門跑一趟?”

    何霑覺得似乎有道理,只是您趴在香案下面又能看到什么呢?

    瑟瑟坐在門檻上,看著南邊說道:“飛升前真人肯定會講些東西,聽不到是真是太可惜了。”

    禪子微嘲說道:“以他的性情,不過就是一劍斬過去,哪有什么道理可講,上次你看他講過嗎?”

    瑟瑟生氣道:“上次我才九歲!奶奶又沒帶我去,我怎么知道!”

    禪子被懟的手指一顫,險些把木棍堆弄倒,沒好氣道:“總之那個家伙不會和人講道理的!”

    只有太平真人與他這樣的景陽舊識才知道一劍殺之這四個字的來歷。

    何霑一臉不理解,說道:“當年禪子您曾經去神末峰問道真人,對坐百日,那真人當時講的是啥?”

    禪子心想還真是一對天成的道侶,冷笑道:“那一百天里,他就把我當個孩子,每天晚上講個故事哄我睡覺,你們以為還能講啥?”

    說起當年,他臉上滿是嘲弄的神情,眼底卻有著深深的懷念與不舍。

    ……

    ……

    鐘聲漸漸遠去,如風一般再無蹤影,接著響起的便是井九的聲音。

    他的聲音像以往那般清淡,沒有什么寒意,也沒有什么味道,還是像風一樣,向著黑玉盤四周散去。

    “我生于此間天地,你們亦在這方天地里,這便是我們之間的因果,今日我將離開,便與你們說些話。”

    聽到井九的話,各宗派的修行者們神情微凜,各自正襟危坐。

    在他們想來,真人飛升之前要說的話必然極為重要,對修道會有極大的幫助,便是錯過其中一個字都極不應該,只可惜離得太遠,無法看清真人的神情,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影響。

    “我不會講什么道理,勉強能說些故事,今日要說的便是三個故事。”

    井九說的隨意,那幾位隱約猜到些什么的人則是神情微變。

    趙臘月想的是你只去問了兩個問題,怎么卻有三個故事?曹園想的是飛升的是你,為何偏要說我的故事?布秋霄想的是,如果你說的故事與我有關,即便你是要飛升的仙人我也要……你飛升之后還有這么多徒子徒孫,難道你就不擔心一下?

    遠處那棵大樹下,那個戴著笠帽的人站起身來,手掌輕撫粗糙的樹皮,望向碧藍的天空,臉上映著樹葉的顏色,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余的修道者們沒有多想。

    世間無數道法與妙義便隱藏在那些看似簡單的故事里,這是禪宗最擅長的本事。

    原來真人今日是要說法。

    ……

    ……

    井九抓住阿大的頸放進趙臘月的懷里,拍掉手間的浮毛,看了那座大佛一眼,開始講第一個故事。

    “幾百年前,居葉城有兩大家族,其中一家姓時,一家姓曹,雙方為了爭奪利益拼斗多年,各有勝負,直到曹家出了位境界頗為厲害的家主,那位家主又娶了東易道的一位女散修,曹家才算是完全把時家壓制住了,那對家主夫妻境界雖深,卻無飛升之望,眼看著壽元將盡,便想要留下一個后代。”

    這個故事的開頭極為尋常,平鋪直敘,聽不出任何意思,眾人卻是極為認真。

    過南山忽然發現顧寒的臉色有些不對,低聲問道:“怎么了?”

    顧寒臉色微白說道:“當年居葉城曾經發生過一場驚天血案。”

    顧家是依附于青山的世家大族,對朝天大陸的世家譜系非常清楚,過南山則是對這些事情不甚了解,問道:“那又如何?””

    顧寒沒有再說那件血案,望向遠處那座大佛壓低聲音說道:“刀圣姓什么?”

    過南山神情微異道:“難道師叔祖要說的是刀圣的故事?”

    二人對話的時候,井九講述的那個故事還在繼續。

    曹家主事的那對夫妻自知行事手段過于強硬狠辣,尤其是時家被打壓得極慘,待自己二人離世之后,時家必然會反撲。如果曹夫人懷著的孩子是個不能修行的普通人,也就罷了,就算曹家勢衰,就這么平淡地熬過一生也罷。如果那個孩子的天賦高到不行,比如是個天生道種也好辦,實在不行,他們直接送進中州派或者青山宗,難道時家還敢做什么手腳?

    一時間,他們竟是不知道該希望懷著的孩子是個天才還是個庸人……就在這種充滿復雜情緒的期待里,曹夫人懷孕了。

    令他們非常茫然的是,那個孩子很尋常,沒有什么特異之處,有些天賦,不算平庸,卻不是那種令人眼前一亮的存在。

    這是最麻煩的一種情形。

    中州派與青山宗這種門派肯定瞧不上這個孩子。

    時家卻會因為這個孩子能修行而極為重視,甚至動殺心。

    他們該怎樣才能護住這個孩子?

    ……

    ……

    “那對夫婦只用了一夜時間便選定了應對的方法,那就是在自己離世之前把時家滅了。”

    聽到井九的這句話,有越來越多的修行者像顧寒那樣想起了幾百年前發生在居葉城的那件慘案,神情微變。

    那件慘案實在是太有名氣,因為那對夫婦做的實在是太絕。

    世間經常說起滅門慘案,但當年時家遭受的才是真正的滅門。

    從時家的嫡系子弟到管事到整個家族,在很短的時間里被曹家盡數殺死,一個人都沒有留,甚至就連與時家交好的那些江湖豪強,也都被那對夫妻挑出來殺了,整座居葉城,仿佛被血洗了一遍。

    要做成如此惡事,曹家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就此漸漸湮滅在歷史的長河里,直到今天被井九提及。

    “曹氏夫婦做完這些事情,便去了墨丘,直接拜在果成寺住持身前,問了一句話。”

    “……我夫妻二人自知罪孽深重,但與這孩子有關嗎?”

    “住持說孩子無罪,但你們這等做法實在是又邪惡又愚蠢……時家的朋友都被你們殺光了,但朋友還有朋友,親人還有親人,如何能夠殺得干凈?待你們死后,那些朋友的朋友、親人的親人難道不會把仇恨轉移到那個孩子的身上?”

    在場的人們先前聽著這個故事便覺得有些問題,這時候心想果然如此。

    “曹夫人聽著果成寺住持的話,才發現自己犯了大錯,曹家主卻對住持說道,自己殺了這么多人本就是為了給他看的。”

    “住持不解,心想這是何意?曹家主說道,如果讓世人知曉這個孩子的身世來歷,他必然活不長久,住持您確定此點,便一定會替他瞞著。住持這才知道,曹氏夫婦竟是存著把那個孩子送入果成寺的念頭。”

    這個故事聽到這里,人們哪里還猜不到是怎么回事,無數道帶著極復雜情緒的目光落在了那座大佛的身上。

    那座大佛的臉上滿是斑駁的漆皮,無悲無喜,只余滄桑。

    “住持非常不理解,說道曹家因為你們的決定已然衰敗,待你們離世之后,必然會受到反撲,那些親人與下屬的生死難道你們就不在乎?曹氏夫婦對視一眼,異口同聲說道不在乎。曹夫人憐愛地望向自己懷里的孩子,說道只要他能平安過這一世就好。說完這些事情之后,曹氏夫婦便自殺了,那個小孩自然留在了果成寺。”

    這個故事的前半段講完了,很簡單,又很不簡單。

    曹氏夫婦的做法實在是太過血腥可怕,想法不知道是否正確,但至少那個孩子確實成功地活到了今天,而且成為了朝天大陸最了不起的人物。

    人們望著那座大佛,才知道原來刀圣大人的身世竟是如此離奇,一時間根本說不出話來。

    曹園說道:“這個故事有很多不準確的地方,比如我母親憐愛地看著我這一句……她當時的眼神你又如何知道?”

    井九說道:“這是三月的原話。”

    這個故事涉及到曹園的身世秘密,涉及一段血腥殘酷至極的往事,對他的聲譽乃至果成寺、風刀教的聲譽都會有影響。

    井九能夠知道這個故事,當然是因為連三月。

    很多年前的湖邊,曹園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對她說著這個故事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剛剛離開寺門的小和尚。

    連三月不喜歡文章事,也不會添油加醋,并且也懶,憐愛這個詞肯定是曹園他自己的敘述,問題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兒怎么可能記得當時母親的眼神?這或者是曹園長大后的想象,或者說他從出生開始就不是普通人,只不過他的天賦資質實在是太過殊異,便是曹氏夫婦也沒有發現,不然也很難解釋為何那個天賦普通的孩子日后會變得如此強大。

    曹園沉默了會兒,說道:“其實時家沒有死絕,我父母想斬草除根,哪是這般簡單的事。”

    井九說道:“風刀教有不少姓時的。”

    聽到這句話,場間一片嘩然。

    很多年前,曹園離開果成寺開始蹈紅塵行走,加入風刀教成為了一個普通弟子,并且以這個身份參加梅會,大放光采。之后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沒有選擇回果成寺,而是繼續留在了風刀教里。

    他艱難地帶著這個小教派在兇險的北地一路成長,直到如今成為一方霸主。

    修行界以為他是眷念舊情,不斷因果,現在聽到這個故事以及井九與曹園的對話,才知道原來另有隱情。

    曹園說道:“不錯。”

    井九問道:“他們知道?”

    曹園說道:“知道。”

    井九說道:“他們恨你?”

    “打不過我,恨不恨我也就不那么重要。”曹園望向他說道:“只是你把我的這個故事講出來,究竟是想說明什么呢?”

    “不是所有故事都一定要說明些什么……但你這個可以。”井九望向修行者們,指著那座大佛說道:“他的父母為了他的出生殺了幾千人,行了無數惡事,所以他認為自己是帶罪而生的人,從里到外都透著惡這個字,怎樣都洗不干凈,他甚至不奢望能夠贖罪,只希望能夠讓那幾千人死的更有價值一些,所以他去了雪原便再也沒有離開過。”

    孤刀鎮風雪,這是世人對曹園的評價或者說感佩,誰能想到還有這樣的來由。

    他在冥界做的也是相同的事情,而且相信他會一直做下去。

    這確實不是贖罪,但何時才能解脫?

    “他為何無法飛升?因為他覺得這份債還不清。可是父母欠下的債,為何要他來還?前人的因,為何要后人來受果?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原因。”井九望向那座大佛,說道:“你想不開。”

    曹園在白城守了數百年,除了前面說的這些,自然還有別的原因,比如連三月,但井九不想說。

    這個故事說的不是惡因結善果,而就是那三個字——想不開。

    你自己都想不開,這天又為何要為你而開?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