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仙俠修真 > 我是至尊 > 第六百零八章 太坑妖了!

第六百零八章 太坑妖了!

全球諸天時代   重生之先聲奪人   我真的不無敵   大國智能制造   钚龍領域   奶爸紅包多   一本萬歷   大國戰隼   科技壟斷巨頭   美漫之最終執行官   從背包到晶壁系   韓娛之崛起   筆趣閣

    妖皇冷笑道:“你們人類占據了最適合修煉的地方,你們人類用有著這番天地間有別于任何種族最適合修煉的身體與經脈,你們人類還有無數先賢傳下來的,不用自己創造就能修煉的功法,但你們戰力,為何卻不如妖族那么多,那么強大呢?”

    “不外就是你們太懶!你們人類太懶!太貪圖享受!既然你們不思進取,由積極進取的我們取而代之有何妨?”

    妖皇振振有詞。

    “錯了!大錯特錯!”云揚淡淡道:“我們打天下,其根本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讓我們后人過得更舒坦更平順。若是每一代都如你們這般辛苦,那么我們打天下還有何用?”

    “這不是你們入侵的理由。”

    “上蒼從不曾偏心;看似是給了我們安逸的環境,但也給了我們孱弱的身軀。給了你們惡劣的環境,卻也賦予了你們獵食的本錢。”

    云揚淡淡笑了笑:“妖皇,若是你最后遺言是這些,我覺得可以不必再說了,我沒興趣聽這些,或者我助妖皇一臂,早早見到九泉之下的狐皇,貓皇,鷹皇,如何你還有面目見他們的話。”

    妖皇愣了愣,沉吟偌久,終于又再笑起來:“原來我仍是自說自話,自以為是,我們妖族的不平與委屈,的確不能和你們人族說,你沒有興趣聽,是應該的。”

    云揚笑:“我們人族的仇恨與討厭戰爭,與你們說有用么?沒用吧!”

    妖皇哈哈大笑:“云尊,你知道么,在這個時候,朕的脾氣可謂是變得格外的好。甚至,想要與你多聊一會。”

    云揚笑容可掬:“可以啊,我也希望可以跟陛下多聊一會,三五七天亦是無妨,我都陪你。”

    妖皇笑不可抑。

    笑著笑著,妖皇的眼神迷惘起來,喃喃道:“當年,兄弟們都在一起……”

    他突然沉默了下來。

    眼神悠遠。

    云揚始終也不急躁。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妖皇的后續。

    旁邊的妖族高手,已經自發地形成了一個陣型。

    一個造型異常古怪,由上而下的陣型,鋪排而開,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天梯!

    所有參與的妖族高手都是化作了本體。

    一眼看去,整整齊齊,場面莊嚴肅穆,滿場盡是濃重的壓抑感覺氛圍。

    妖皇從沉思中醒來,淡淡道:“這是天梯。自古妖族,只有妖皇與妖后,才會有這樣的待遇。你懂得么?”

    云揚肅容道:“云揚意外得此殊榮,該說受寵若驚嗎?然天梯已經架起,不知陛下可還有什么未了之事?”

    遠遠的,傳來海皇的憤怒的吼聲:“大戰之時,生死時刻,妖皇陛下,你在做什么?!”

    他距離太遠,而且現在正在遭到計靈犀死亡追殺,根本就不知道彼端發生了什么事。

    尤其要命的還在于,他完全不知道計靈犀的底細,自覺瞄準了一處致命破綻,豁盡全力猛攻,可是他現有之戰力,至多不過巔峰狀態的五成,較之計靈犀尤遜一籌,看似一擊得手,護身玄光閃現一瞬,反噬極端反撲,登時令到海皇又受莫大沖擊,然后就開始被計靈犀死亡追殺,惶惶不可終日。

    而就在其被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當口,越來越應付為艱,意外看到妖族這么多高手全都停手不戰,集體所在一處凹造型。

    海皇自是氣不打一處來,破口大罵。

    現在可是每一眨眼的時間都是數萬條性命在消失,你們卻在那邊沒事人一般的排排坐,開開會?

    特么的沒這么坑人的!

    海皇本以為自己可以趁偷襲之便,解決人類一方的一頂尖戰力,不意攻擊目標身懷異術,被偷襲之余,反而是自己受了不下的創傷,更被計靈犀死亡追殺,叫苦不迭。

    這還是仰仗著身邊海族高手豁命幫手,才得以沒有受更嚴重傷損,但若是這樣繼續下去,恐怕海族損失必然慘重!

    “你們妖族到底是來干什么的!”

    海皇憤怒大吼:“戰斗啊!我真是……”

    計靈犀冷電般飛射而來,死亡追殺繼續。

    海皇節節敗退,距離這邊又遠了。

    某皇不禁愈發著急,急得口吐白沫,卻又無可奈何。

    一群混賬!

    一群混賬啊!

    天底下哪里有這樣的盟友?

    在最關鍵的時刻,妖皇召集一大批最高層圣人在開會,在排隊。而另一個領導者鳳皇居然干脆不見了!

    那你們發動這個滅世策,又有何用?!

    你們是讓老子的海族來全員送死的么?

    沒見過這么坑妖的!

    這還是海皇沒有看到距離龍皇最近的竟是云揚,否則他一定會懷疑,這場滅世策其實是作秀,妖族人族聯手作秀,意圖絕滅海族的大秀!

    適時鯊王怒吼連連:“玉碎戰法!先殺退這個女人!”

    發動一大批海族高手向著計靈犀自殺式沖鋒,鯊王此際也是氣得直吐血。

    妖族真是……豎子不足與謀啊……

    一群野獸,特么的懂什么戰略!

    沖都沖過來了,結果你們搞了這么一個幺蛾子出來!

    麻痹的!

    真想干脆一個逆卷海浪沖回去!

    但是在人類高手很有默契的攻擊之下,海皇一方高手被帶著,越打越遠,逐漸的與妖族這邊徹底分開了……

    ……

    云揚瞇起眼睛,淡淡道:“陛下似乎是……對這個計劃突然不熱衷了呢?”

    妖皇面色淡然,充滿了不經意的意味道:“但你們人類一方,仍舊處在絕對的下風,不是么!”

    云揚面色亦是淡然,嘿然道:“人界有句話說得好,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不知妖皇陛下對此可是有什么想法或者建議么?”

    排列成天梯周遭龍族聞言盡皆怒目而視,恨不得將云揚凌遲碎剮。

    妖皇卻是面色淡定,絲毫不以為忤,甚至還輕輕地笑了一下。

    可隨著說話時間的持續,妖皇臉上的神色越來越是難看。

    他忽而將皇冠上的一顆珠子摳了下來,隨之填進了嘴里,有些悵惘的微笑道:“這是我龍族的傳承寶貝,朕……本來以為這一生都不會用得上,還打算將之再傳承下去,卻沒想到現在,不得不使用了。”

    隨著那顆珠子入口,妖皇身上所欲無幾的生命波動竟然驟轉強盛,而且越來越是濃郁,目測其生命力憑空恢復了至少三成。

    而邊上的金龍長老等還未來得及驚喜,便又看到妖皇身上的氣勢又在漸次衰落,一瀉千里。

    云揚此前曾經承受太多次創傷,無論是**,經絡,還是神魂,命元,都因為種種原因而受創受損,所謂久病成良醫,云揚則是久傷甚知傷。

    通過這段時間的近距離接觸,他發現妖皇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特大號的漏斗,不管灌入多少生命力進去,都屬枉然,根本就存不住,莫說僅止于生命力的回復,就算云揚給予生命靈氣,也是治標不治本,全無用處,都會隨著時間推移,盡都揮發干凈。

    而且這個流瀉速度,堪稱駭人聽聞。

    妖皇吃下的這顆奇異的珠子,生命力恢復了足足三成,而這三成命元,幾乎就相當于一位高階圣人的全部生命力。

    但以當前的這種流失速度,恐怕不超過兩個時辰,就會再次枯竭!

    不過這顆珠子既然是傳承之寶,其功效卻又未必僅止于回復生命力那么簡單。

    妖皇吃下珠子,元氣大復,縱然生命力仍在飛速流瀉,但自身威嚴氣度卻也隨之回復了數分,重現光彩的眸子注目于云揚:“云尊,現在你是否仍有興趣知道妖族興衰史?知道朕這么多年以來的愛恨情仇?”

    云揚哈哈一笑:“有興趣有興趣,跟陛下聊天于我乃是賞心樂事,相信如我這般的與陛下交流,非止人族,便是整個妖族,也沒有誰有這樣的膽量吧!”

    妖皇笑了笑,臉上露出奇異的光輝,道:“云尊果非常人,既蒙云尊不棄,那便隨我來吧。”

    話音未落,右手陡然一揮,一道圣潔的光芒閃過,云揚與妖皇竟然同時消失不見了。【】

    同時消失的,還有金龍大長老,銀龍大長老,黑龍大長老,白龍大長老,青龍大長老。

    而這五位龍族的大長老,盡都是妖皇最最鐵桿的擁護者!

    以上諸人雖然消失,但也非是全然無跡可循,在幾人消失的位置,多出來一個奇異的結界。

    云揚與妖皇,顯然就在這結界之中。

    ……

    云揚只感覺眼前一花,驚覺自身已然置身在一片碧綠的草原之上,滿目萬里青青,看上去心曠神怡,胸懷大暢。

    然而這巨大的草原上,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妖皇等六個人在稍遠處的位置悄然站立。

    如果不是云揚可以確定妖皇的狀態仍舊不好,隨時可能一命嗚呼,幾乎都要懷疑妖皇是在設局算計自己,畢竟在這一下,來得太過變生肘腋,太過突兀了!

    身在這特異境界之中,妖皇的狀態似乎又好了幾分,負手而立,臉上無悲無喜。

    大抵是之前服下的那顆珠子所提供的生命力還沒有消散干凈,再加上這處境地的環境氛圍,令到他看起來重復淵渟岳峙,君臨天下之相。

    妖皇注目云揚片刻,淡淡道:“這是朕的記憶世界。本來記憶至多只能以影像方式觀視,但朕剛剛服下的珠子,乃是龍族的大道神珠,不管到了何等惡劣的地步,仍舊可以挽救朕一次生命。”

    “但朕服下了這枚珠子,卻仍舊無法挽救朕這一次的死亡噩運。”

    “所以朕決意啟動它的另外一項用途,令到朕的記憶實體化,讓你好好的看一看,朕這一生。然后,將朕未了之事,做一些托付。”

    妖皇兩眼深切的凝視著云揚片刻:“作為交換條件,朕希望你能答應一件事。這件事,在舉世之間,也只有你……能夠讓朕有幾分信心!”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