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權少,一吻成癮 > 第四百零一章:命運的安排

第四百零一章:命運的安排

全球諸天時代   重生之先聲奪人   我真的不無敵   大國智能制造   钚龍領域   奶爸紅包多   一本萬歷   大國戰隼   科技壟斷巨頭   美漫之最終執行官   從背包到晶壁系   韓娛之崛起   筆趣閣

    高月容強壓的眼淚狂飆,情緒無法控制。

    死而復生的丈夫,回來了,這是上天眷顧安家,才有今天的大團圓啊!

    高月容扶著安忠懷,七僧道:“高女士,安先生我們已安全送回,安先生交還給你,好好照顧,安先生睡了多年,剛蘇醒,難免會有各種各樣的并發癥,記得在修養復健的同時,也去醫院定時檢查。”

    高月容立馬點點頭,“謝謝,謝謝你們。胤釩,謝謝,你這么幫我們家,我們該怎么回報啊?謝謝,太感謝了……”

    高月容淚水汩汩,滿是感動。

    湛胤釩上前兩步,低聲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氣。”

    安忠懷低聲道:“醫療團隊多年來對我盡心盡力,把我從鬼門關拖回來,全靠他們。”

    湛胤釩低聲道:“我娶了婳兒,我得改口叫您一聲爸,一家人這些客套話,就不必說了。”

    安忠懷握住湛胤釩的手,用力握了下,隨后松開。

    “你去忙吧,你的事情不少,我這邊不要緊,已經回來了,什么都好了。”

    湛胤釩點頭,沒多做停留就離開了安家。

    安忠懷輕聲感慨,當年只是無心之舉,幫了一把湛家的孩子,沒想到竟然成就了自己女兒和這孩子的緣分。

    高月容扶著安父進屋里,屋內一如從前,似乎家具擺設都已經翻新過,樣子更新。也或許是因為他躺了太久,記憶泛黃,看見實物難免與記憶不一樣。

    安忠懷坐在沙發上,神情沉重。

    高月容抹了兩把眼淚,收拾好情緒在安父身邊坐下。

    “這是好事,我不能再哭了,再哭咱們家的喜氣都沒了。他爸,你……”

    高月容原本脫口而出想問丈夫這么多年過得好不好,可一出口,眼淚就忍不住啊。

    活死人一樣躺在病床上,哪有個好的?

    高月容又連著擦眼淚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安父伸手,幾分木訥和笨拙的為高月容擦眼淚。

    “哭什么,我已經回來了。這些年,辛苦你了,這個家還在,這個家還沒散,你和孩子也都還在……月容,謝謝你帶著孩子在家里等我……”

    安父眼眶里聚滿淚水,醒來已經是八年后,他不知道這世道變了多少,但這個世界一定是大變樣無疑。

    原來的人,還在原地等他嗎?

    牽掛的人都安好嗎?

    放不下的家,還在嗎?

    家、妻子、孩子,他們都好嗎?

    安父原本以為高月容這樣的女人,一定會在他出事的第一時間離開,遠走高飛。

    這個女人他雖然娶了,但本質是什么樣的他清楚。

    如果真如他想的那般,這女人當年一走了之,他也不怪她,他都頂不住四面八方襲來的壓力和債務,選擇輕生,又如何怪從來沒有經歷過坎坷的妻兒?

    可是,八年后,今天他回來了,他的家還在,安家還是安家,妻子也在,孩子也在,大家都在等著他,這令安父心底心痛又感慨。

    當年那樣的情況,他都尚且扛不住,婦孺兒童是怎么樣才走過來的?

    安家,是怎樣保住的?

    安父低聲道:“辛苦了,苦了你和孩子們了。”

    高月容深吸氣,不停的用紙巾壓著眼淚,搖頭,努力的笑著。

    “沒事,都過去了,現在我們一家人能團聚了,我們一家人,總算苦盡甘來。過去的苦和難,都過去了。”

    高月容擦著淚,那些年的痛苦和壓力,誰知道?

    “不說了,不提了,我們一家人苦盡甘來,以后就全是幸福日子。”

    安父低低出聲,“讓你們受委屈了,是我這個一家之主沒有能力,我有罪。”

    高月容立馬打斷他,“不是,不是的他爸,這就是我們家的劫數,哪里是你一個人的問題。這些年也倒閉了很多家中小型公司,很多公司去年還風光無限,今年就資不抵債,如今這個世界瞬息萬變,有太多變數。生意哪里那么好做?所以,你別放在心里,不是你的錯,真的,他爸,不是你的錯,你已經為我們全家提供了很好的物質生活,至少前幾十年,我們一家人都活得很好很好,這些都是因為你呀,你千萬別亂想,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安父看著高月容,隨后拉著她的手看。

    八年沒見,高月容這手已經是看得見的枯瘦和皺紋,還有幾點老年斑在皮膚上。

    八年前的高月容,說不上年輕貌美,但至少也還有點姿色,保養得極好。皮膚也還有水分和彈性,一看那也是無人懷疑的有錢人家養尊處優的闊太太形象。

    可也就八年時間,把她前面二十幾年苦苦經營起來的闊太形象撕得一絲不剩。

    她如今,如普通家庭的老人沒有任何差別。

    她也是要為兒子高考焦心焦慮的母親,也是要為子女洗手作羹湯、收拾家務的普通婦女。這幾年,漸漸已經開始接受自己是一個母親、上年紀的母親角色。

    她不僅僅是母親,她現在還是外婆,自己已經是有一個六歲大外孫子的老人,親外孫也馬上就要出世。都已經到這一步,她還不承認自己老,不看清安家現狀嗎?

    她早就醒了,接受了命運的安排。

    安父撫摸著妻子的手,這不是他記憶中的樣子啊……

    “哎!”

    安父一聲嘆息,高月容就明白丈夫心底在感慨什么。

    她忙收回手,低聲說:“沒什么好看的,現在不比以前,家里的事必定得自己做,你不要傷心,我很愿意為我們的孩子們付出,我比較也是母親啊。可能是到了這個年紀,就越想得通了,以前啊,還不服氣,還覺得自己年紀不大。”

    安父低聲道:“是我沒本事,讓你受苦了。”

    高月容道:“人本來就要老的,我這算什么呀?前半輩子跟了你,你讓我享了那么多年的福,如今,也該是我來回報你,為你的兒女奉獻了。忠懷,我真的一點都不苦,真的,我很愿意做這一切,我愛我們的家,愛我們的孩子。”

    安父點點,伸手攬著妻子。

    心底的內疚不斷襲來,長長嘆氣。

    高月容低聲說:“這么多年來,你過得比我們苦多了,我們一直堅信你能回來,我們可算把你給盼回來了,他爸,以后我們一家人,團團圓圓,一起到老。”

    安父點頭,“再也不離開這個家,不離開你。”

    高月容心口陣陣感動,眼淚不斷涌出。

    “孩子們都大了,知道嗎?婳兒的兒子,安星都六歲了,是湛胤釩的,他們兩個啊,分分合合這么多年,終于是決定結婚了。他爸,你回來得真是及時,剛好見證女兒的婚禮,你可以親手將婳兒交給胤釩,看著他們幸福。”

    安忠懷內心五味雜陳,欲言又止,隨后長長一聲嘆氣。

    “他們還沒結婚。”

    高月容點點頭,“是啊,婚禮就是幾天后……或許會延期,但已經確定了,他們倆感情很好,我們做長輩的總算可以松口氣。”

    安父沉默,眼底情緒不是很好。

    高月容自顧自再說:“婳兒和胤釩他們兩個人彼此幸福,我們就開心了。我們作為家人,只要小輩們自己幸福,我們就放心了。對了,他爸,你知道胤釩要娶婳兒吧?你看咱們家婳兒多爭氣啊,嫁的是飛釩國際的總裁,胤釩這個人又那么好,關鍵是他對話而也很好,這是讓我非常放心的一點。他爸,你這么多年沒回家,咱們女兒給找的這個女婿,你還滿意嗎?”

    安父又是一聲嘆息,他低聲道:“婳兒當年是什么情況下認識的湛胤釩?”

    如今兩個人真心相愛,他當然祝福。

    醒來后湛胤釩就第一時間告訴了他,將娶他的女兒。

    然而,當年自己的女兒究竟是什么樣的前提下認識了湛胤釩?

    女兒和湛胤釩兩個人天差地別,毫無交集,如何相識?

    外孫今年都已經六歲,大致也就能推斷幾乎是在他出事之后,女兒就與湛胤釩有交集。

    然而,沒結婚,有個已經六歲的孩子,這說明什么?

    安父心底不是滋味,這個圈子就這樣,你好的時候所有人都圍過來,你不好了沒人搭理是幸運,最怕落井下石。

    但慶幸的是湛胤釩不是聲色犬馬那類人,即便湛胤釩出道從商后與安家再無往來,他也聽過湛胤釩是個正直不近酒色踏實肯干、愿意做實事的人。

    高月容聽安父這么問,總算看出了安父不太滿意,當即低聲問:“他爸,怎么了?”

    安父低聲道:“當年婳兒是被迫的吧?”

    高月容一聽,瞬間心虛。

    安父緩緩看向高月容,“芯芯你是舍不得,所以你支配婳兒,我猜的沒錯?”

    高月容臉色大變,張口想解釋,卻無從說起。

    她當年確實是有過那樣的計劃,只是……

    高月容想否認,可事實有過,她無從否認。

    “我是做錯過一些事情,可你知道那個時候家里有多困難嗎?曉生是安家唯一的男孩子,他得念書,不能輟學啊,家里一家人總要活下去啊,是不是?”

    安父沉默,妻子說得對。

    良久,他低聲道:“我不是在氣你做錯了,而是在氣我自己,是我自己沒有能力,才讓妻兒備受逼迫,都是我沒能力,讓你們多方被動。”

    高月容輕笑,“怎么會怪你?你不知道孩子們多期盼有一天爸爸還能回來。”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