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寄生作者 > 第19章 換臉

第19章 換臉

全球諸天時代   重生之先聲奪人   我真的不無敵   大國智能制造   钚龍領域   奶爸紅包多   一本萬歷   大國戰隼   科技壟斷巨頭   美漫之最終執行官   從背包到晶壁系   韓娛之崛起   筆趣閣

    啃食咀嚼的震動聲順著臉骨傳入耳朵,喉嚨被觸手洞穿,滋射的鮮血淹沒漏氣的聲音,臉頰被鬼臉覆蓋住,就像是敷上的一張面膜,輪廓的五官開始一點點在面膜上勾勒出來線條的紋理。

    陸衍非不慌不忙的將卷簾門拉到底鎖死,然后冷眼看著床上的尸體直到徹底咽氣,尸體徹底冰涼的時候,那副鬼臉才終于停止進食,臉頰邊緣的鋸齒從嵌入的肉縫里拔出,淤積的血液一滴不沾的淌落下來,將枕頭濕透。

    一張完整剝離下來的人臉皮攤開在陸衍非的掌心,被他緩緩地貼在自己的臉上。

    遠處,一個躲藏在安全通道門后的保安一只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攥著關掉的手電筒,渾身都篩糠一樣的顫抖著。

    “怪物!”

    透過門后的縫隙,趙家寧看見那個背對著自己的男人將大爺的臉皮撕掉,然后覆蓋向自己的面孔,接著那人身體就令人不寒而栗的顫抖,渾身肌肉骨骼橡皮泥一樣扭曲變形,身量快速的縮水減脂變成……另外一個人的身形。

    “變成葛大爺了!”

    趙家寧全身發僵,一對眼珠子朝外凸起像是要從眼窩里掉出來,那個怪物猛然轉過身,赫然就是“死而復生”的葛大爺,嘴角正勾起蒼老的笑意,一顆渾濁的眼睛正穿透門縫對視過來,“家寧啊,樓層都巡視完了吧,那就幫大爺我把這具尸體搬到4樓去。”

    徹入骨髓的寒意從腳底板直竄腦門,因為恐懼一張臉頰都漲成青色,腿腳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似的動彈不得。

    “動啊,動啊,動啊啊啊——”

    腳步聲在快速的靠近,門縫外面葛大爺那張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另一個眼窩已經止血,卻依舊是黑洞洞的一片,深邃恐怖。

    空氣中還傳來“嘶嘶”的吐舌聲,像是有條柔軟的肢體在來回抽打著空氣。

    趙家寧終于動起來,將門關緊,手電筒橫插進兩個門把手之間卡主,然后轉身順著樓梯往上狂奔,同時掏出手機,指頭僵硬顫動的想要撥出號碼。

    “報警電話,蔚藍聯邦的報警電話是……”

    恐懼令人窒息,腦袋一片空白,手指也是打滑,在觸屏上老是按不到鍵上,趙家寧感覺心臟跳動就要從嗓子眼兒里迸出來。

    哐當!

    手電筒被絞斷落在地上,門被“呲啦”推開。

    趙家寧一腳踩空,順著樓梯倒滑下去,一階一階的摔得七葷八素,手機被甩飛出去,磕碰在樓梯上,將設置的一鍵撥通的號碼撥出去。

    渾身骨頭僵硬酸痛,趙家寧想要爬起身,卻絕望的發現自己卻是一路摔回樓梯口,葛大爺已經用一種蜷縮怪異的姿勢蹲在一旁,呼吸透出的熱氣噴在自己臉上,一只滑膩詭異的觸手纏繞住自己的脖頸正在慢慢的收勒。

    “喂,哥,怎么了?”是個偏中性的聲音,還有手指在鍵盤上快速敲擊的聲音。

    趙家寧眼珠子轉動,余光看見手機屏上亮起的光,“趙蘋果”三個字正在顯示接通中,他死命的張開嘴巴,驚恐的眼睛露出濃烈的哀求和不舍。

    咔嚓!

    脖子被拗斷,尸體爛泥一樣癱在樓梯口,一只枯瘦的手掌將手機撿起來,嘶啞道:“蘋果啊,你哥到家了沒,他手機落這里了啊,你跟他說一聲……”

    掛掉電話。

    “葛大爺”拿著手機,轉身朝大廳走去,麻利的將真正的葛大爺的尸體上的衣服都扒下來,換到自己身上,然后就扛起這具無臉尸體朝著四樓走去。

    四樓。

    心理診所掛著的燈箱森白,門被推開。

    葛大爺把尸體靠在門邊,然后在自己的臉頰上輕輕的一抹,就像是變臉一樣,另一張鮮血淋漓的面孔被摘下來,那是沒有被鬼臉完全吞食消化掉的臉皮。

    臉上勾勒出的線條有些模糊,但是依稀可以辨認出那是屬于“陸衍非”自己的那張臉,他端詳著這張熟悉的面孔,然后獰笑著將臉皮覆在一旁的尸體上。

    臉皮完美的縫入骨頭,死掉的尸體像是尸變一樣變形拉長成“陸衍非”的形狀。

    而真正的陸衍非則戴上了“葛森”的臉,同時一同頂替記憶了他全部的記憶,他站起來在屋子里仔細的搜索一圈,然后果然在臺歷的后面找到了攝像頭的針孔。

    上一次來偷取病例,陸衍非做的很小心,所有的東西都原封不動的擺放回原位,按理來說,陳朝發現的概率很低,而且,也沒有哪個醫生會再去注意一份一個月前就被歸檔無用的病例,除非……所有的一切原本就清楚的被監控錄下來了。

    將攝像頭和存儲的記憶卡都拔掉帶走,葛森打開電腦,上面有開機密碼,他蹙了下眉頭,然后將主機箱拆開直接將存儲硬盤取走。

    起身將一切復歸原位,葛森坐在陳朝平時坐的椅子上,環視著屋子,感覺腦袋里有一段記憶突然變得模糊起來:“該死,雖然我中途將鬼臉從臉上撕扯下來,打斷了吞食消化的過程,可是,后遺癥還是開始顯現出來,我腦子里有一些記憶被鬼臉吃掉了,現在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這張“鬼臉”吃的不單單是臉,還有臉孔歸屬者的記憶,可惜,還沒有徹底養熟,他還不能夠完全控制,以至于讓自己的臉頰都被啃食掉了。

    “想不起來了,我來這里是干什么的?我記得是要殺掉一個人,叫什么來著?”葛森看著躺在門邊“陸衍非”的尸體,眉頭微蹙:“是要偽裝自己的死亡么?”

    “不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被我給忘記了!”葛森蹙眉,然后低頭看了一眼手里拿著的存儲硬盤,眼中露出一抹思索。

    ……

    馬古巷。

    爆炸的火災現場已經被圍起來,消防人員已經離開,幾名警員正在屋子里仔細的搜查著證物,要以此來確認,這起爆炸到底是意外還是人為的縱火。

    “小區里的監控去查了么?”

    警司胡克從外面走進來,將雨傘遞給旁邊的警員問道。

    “當夜暴雨,壓倒的樹枝將老舊的電纜線給扯斷了,沒有來得及修理,所以整個小區停電,監控也都成了擺設……”警員回答道。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